百姓故事:古船匠人周平东

利来国际导航

2018-10-17

给女儿做玩具迷上古船模型在渝中区胜利路132号的一间房子里,一位身形清瘦身着灰色麻布衬衣的老人,正在专心致志地打磨着手中的小木块。 在他的侧后方,摆放的是一艘半成品的战船模型。 见到记者的到来,老人停下手里的工作,左手拿起手中的木块,右手摘掉老花镜,笑呵呵地给记者介绍起了他的工作室。 老人的工作室不大,约10平米的房间里,摆放着两台钻孔用的机器,以及大大小小的雕刻工具。

“等你好久了,我现在正在给这艘战船做楼梯。 ”说话间,周平东眼睛和眉毛弯成月牙状,显得非常慈祥。

船模制作技艺是始于宋代的一门老手艺。

那时的工匠,为了造船更精确,会事先制作出船的模型,然后依据模型和图纸再进行施工。 谈到与船的结缘,周平东说:“我祖辈父辈都是从事造船行业,所以我从小耳濡目染,看多了慢慢地自己就会了”。

虽然会制作简单的船模,但周平东并没有打算以此为生。 而真正让他迷上这门手艺,是因为她的女儿周南馨。 “女儿出生后,为了让她有玩具耍,我就用家里的木料给她雕刻小房子玩,后来又计划给她雕刻一些木船。

”有了这个想法后,周平东就凭借自己的想象进行雕刻。

于是,一艘活灵活现的船模就产生了。

“拿到船后,女儿开心得不得了,看到她如此开心,我就不断地给她雕刻制作不一样的木船玩具,渐渐地,我就迷上了这个制作过程。 ”周平东回忆。

雕刻船模“麻秧子”留住重庆记忆在岁月的沉浸中,执着于做玩具木船的周平东,手艺得到了大幅度提升。 他也有了自己宏伟的计划,把代表重庆特色的船只雕刻并保存下来。

“‘麻秧子’这种船你晓得不?估计你们年轻人不大了解。

”提到这个问题,周平东用一种怀疑又带肯定的眼神看着我,不等我回答,他又自顾自地讲到:“是一种具有重庆特色的船,过去专门用来走三峡附近的水路,特别有亲切感,所以我做得也比较多。

”据周平东介绍,重庆的很多地方都有“麻秧子”,且结构会有少许的不同,造船人会根据当地的水域情况,做适当的调整。 而他做的模型,就是过去三峡流域里常见的“麻秧子”。 与海船的尖底不同,“麻秧子”的船底宽且平,整体船型宽头窄尾,这样的结构牢固扎实,且不易被水下的暗礁撞到,非常适合在三峡大坝未建成以前激流险滩较多的三峡流域航行。 为了精雕细琢,尽可能100%还原每艘船只。

周平东开始翻阅资料,从船只的外观入手去研究内部构造。 仔细观察周平东制作的古船模型,只见这些船型线条流畅,结构分明,细节清晰精致。

周平东说,他制作的“麻秧子”船模是以梁平竹帘作为船舱顶,荣昌夏布制成的三面船帆分布在船首、船中、船尾,像真实的船帆一样,可收放自如。 船体结构大到龙骨、船舱、船帆,小到船橹、船锚、船舵,船模上应有尽有。 “我制作船的模型种类有10多种,数量几百艘,但大多都是。 ”周平东告诉记者,他制作“麻秧子”船模的目的,就是想要保留一份记忆,让现在的年轻人通过模型就能联想到当年的场景。 “现在三峡流域大一点的木船基本都被钢船代替了,我们那个年代,木船是主要交通运输工具,现在看不到了。 ”虽然制作一艘船模,花上一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能解决,但对于精致的细节和船模里每个部件的尺寸,没有历史资料作为参考,难度就很大。

为了尽可能真实地复原古船造型,在女儿的帮助下,周平东去图书馆翻阅资料,然后根据经验来绘制古船的外形图和施工图。

“我这艘船用了几千个零部件,你镜头拉近一点看,船的窗棂最小的直径仅1毫米,榫、卯只有毫米,只有一根普通的牙签1/3大。 ”周平东指着手上的游船模型,一脸的自豪。 女儿接手传承古船制作艺术在那间10平米不到的工作室内,每天一待就是5小时,一干就是50年,凭借出神入化造船手艺,2011年,周平东被评为重庆市第三届工艺美术大师,2017年,被重庆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庆周氏古船模型制作技艺传承人。

看着一艘艘船只“诞生”,周平东内心十分满足。

他做的船模精细耐看,加上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下,又经常参加各种展出活动,也吸引了一些国内外的客户来找他定制收藏。 “一艘大一点的船模可以卖到6000元左右,维持生活可以,发家致富几乎不可能。 ”周平东说,他曾经也收过几个徒弟,但都没能坚持下来。

为了不让这门技艺失传,如今,女儿周南馨接过了传承的重任,跟着父亲全职学习雕刻技术。

现在,在渝中区胜利路132号的工作室里,周平东每天都要教女儿周南馨打造古船模型。 他们希望,通过自己的努力,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项技艺,并将它传承下去!。